365bet亚洲官方投注:媒体:中国人在缅北伐木要两边打点 缅愿意定罪

  2015年才过十来天,缅北法庭和监狱又多了百来名中国伐木者,他们能不能回家过年,按往常的经验,还不好说。缅甸政府说了,中国人非法伐木,你伤害我的原始森林我的生态环境!中国木材老板说了,我明明签了合同,包了山头,车皮缴足过路费,现在翻脸不认人,无耻!听着听着,一场林木之争还要比个道德高下了。

  缅甸多家媒体7日报道称,缅甸政府军日前在北部少数民族武装控制的克钦邦境内采取“闪电行动”,逮捕102名非法伐木的外国人。或许是希望降低事件的敏感度,缅甸军方在披露这一消息时没有点出这些“外国人”的国籍。但有媒体透露,“据信其中大多数是中国公民”。正在缅北采访的《环球时报》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进一步证实了该消息。此外,记者7日还接到一些求助信息,求助人称其在缅北经商的家人“失联”数天。克钦独立军等少数民族武装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缅军这一突然行动可能不止打击非法伐木这么简单,或许是缅军在北部地区对少数民族武装采取进一步行动的由头,也可能是与克钦独立武装等缅北“民地武”抢夺资源。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7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中国驻缅使领馆正在核实了解情况,并将会同缅方妥善处理此事,“我们也希望并相信中国公民的合法正当权益将得到保护”。

  这起因非法伐木而导致大批人员被捕事件与缅北特殊的复杂形势不无关系。克钦独立军一名高层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缅甸全国从2014年4月禁止原木非法砍伐不假,可合法的伐木生意也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事。合法伐木生意要获得缅甸联邦政府、缅甸联邦政府支持的民兵武装以及缅北武装的批准,政出多门让外界搞不清怎么回事。”他举例说,在缅甸实皆省的木材,其砍伐是经过缅甸联邦政府许可的,但运输经过克钦的时候得向克钦独立军纳税。

  在缅北和我西南边陲一水相隔的克钦地区,正在清理“非法伐木”的是缅甸政府军而非森林管理局。难怪漫天飞的猜测指向,缅军要借此和克钦独立军争地盘,先断其财路,或者是控制林区的缅军前线指挥官与克钦独立军分赃不均。

  40多岁的福州黄姓商人是去年12月末与国内亲属“失联”的。他儿子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家里老人病重想叫他回来,他就在QQ上回了一下‘不在国内’,但那之后多个亲戚想联络他都没有回应,也没有其他联络方式,而他是在克钦邦做玉石生意,我真担心他的安全。”

  云南省东南亚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类似情况过去出现过。伐木从缅甸中央政府角度来看是非法的,但克钦邦、掸邦等地区的自治政府往往和云南一些地方公司签了合同,中国商人和工人带着合同过去伐木,从法律角度看,克钦邦是缅甸一个合法的邦,与当地签订合同应该合法,但缅甸中央政府不承认这种合同,中国公司不一定搞清楚那么多。这就使得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鉴于目前我们无法掌握此次被捕中国人的个人信息情况,不好说上述猜测有几分实情。现阶段观察此事,还要从在缅伐木是否合法说起。

  《环球时报》记者从缅北多个消息渠道得知,缅甸政府军从去年12月起先是在缅北克钦地区采取行动打击玉石走私行动,接着又于今年1月2日至4日在克钦集中打击非法伐木。据缅甸《每日镜报》等媒体报道,先是缅军侦察机发现有人在克钦邦地区从事非法伐木活动,并将盗伐木材偷运出国境销售。缅军随后派军队进入山区进行抓捕,行动从1月2日持续到4日,共逮捕122人,其中缅籍人员20名,外籍人员102名。这次抓捕行动还查扣大约470辆各类车辆,其中包括447辆运木材的卡车,4辆起重机运载车,4辆帕杰罗越野车,4辆北京吉普等。缅甸军方还在伐木营区搜出680片麻黄素、6包生鸦片以及1.2万元人民币和克钦独立军一名负责经济的准将签名的伐木许可证。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克钦独立军的主要收入来自于伐木、经营赌场、玉石买卖和对跨国界贸易收税。现在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的军事冲突原因更趋复杂,其中既有民族矛盾,也有上述经济利益。比如,缅甸克钦邦地区是世界最重要翡翠产区,但克钦人抱怨没有从翡翠开采中获得收益,于是发起游击战,赶走缅甸政府军,由克钦人自行授权开采宝石,而中国个体商人也介入其中。

  中国人在缅甸伐木合法吗?

  缅甸林业部副部长在接受采访时称:“缅甸政府从去年4月起就禁止原木出口,而北部地区的非法砍伐却仍在进行,主要因为那里是反对派武装控制区,我们的林业执法人员根本无法抵达,所以只能靠军方进行打击……”

  除去复杂的政治大环境,《环球时报》记者对缅甸森林资源及背后错综的利益关系也颇有感受。缅甸北部的克钦邦,曾经生长着茂密的森林,是世界上柚木资源最丰富的地区。英国殖民时期,殖民者们在当地播下许多柚木树种,以期得到丰厚回报。20世纪80年代后,包括柚木在内的缅甸木材开始被一些精明的中国商人看在眼里,他们迅速以直接投资者或合作者的身份进入缅甸,缅北独立武装以短、平、快方式获得不少收入。与此同时,政府军一些人和地方政客同样不甘落后,积极与中国商人“合作”,开采当地木材等资源。记者在佤邦与政府军交界的控制区等地看到,原来的森林早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橡胶林和香蕉林,还有光光的山地……商人贪婪的行为激起缅甸国内一些人的反感。2005年,仰光的大学生曾走上街头,抗议缅北地方民族武装对森林、矿产的滥采滥伐和当局的腐败。

  抱歉,在强调法治的当下语境中,如果我们从缅甸政府的现行法律法规去梳理,别说中国人,在缅甸的一切伐木并将原木运送出缅甸国境的行为都是非法的。

  这起事件也受到不少国际媒体的关注。美联社6日称,缅甸国防部没有明说这102名外国人的国籍,但表示非法伐木是在靠近中缅边界的克钦邦进行的。4年前,克钦军曾与政府军在此爆发冲突。报道还称,中国经济繁荣和制造业的发展使得中国木材需求不断提升。这也导致非法木材进口上升,特别是名贵的紫檀和柚木。近期官方数据显示,缅甸森林覆盖率已从1990年的57.9%下降到2005年的47.6%。近年来缅甸打击木材走私的努力据信减少了木材走私数量。关注缅甸新闻的伊洛瓦底新闻网称,缅甸政府对克钦邦的木材交易下了重手,缅甸国家媒体周二开始公开批评叛军协助跨境非法木材交易,102名被抓外国人据信多为中国人。

  事件的发生让各方都陷入一种困境。作为缅甸友好邻国,中国方面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加强边境管理,严厉打击包括非法伐木在内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缅甸大学生游行事件后,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立即作出决定,自2006年3月27日起,所有边境工作站、边境检查站采取切实行动,禁止中方人员非法出境伐木采矿,并对缅方拉运入境的木材、矿产品停止办理验放,禁止非法入境,以保证滇缅木材矿产贸易合作顺利进行。《环球时报》记者2013年采访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冲突时,中国方面准备的难民收容所就是一处木材堆积场。当地政府官员告诉记者:“许多做木材生意的商家早就破产了。”

  缅甸政府去年颁布原木出口禁令,自2014年4月1日零时起,禁止一切原木走出缅甸。当时中国一些红木家具网站都转载了这条消息。昨天(13日),云南腾冲县城一名李姓木材商向《环球时报》记者回忆起,去年3月下旬消息一出,缅甸木材运输通道一度阻塞,中国木商不眠不休从北部密林把一车车粗壮的原木运往南部仰光城郊的迪拉瓦港——缅甸最大的深水港。

  克钦独立军和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多个渠道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遭逮捕的102名“外国人”几乎全是中国公民,而克钦独立军的一名军官也同时被缅军扣押:“现在所有人都拘押在政府军兵营内,处境并不乐观。”克钦独立军联络官杜卡表示,由于没有看到相关证件,他无法证实中国商人所出具的砍伐令真是克钦独立军高级军官所发。

 

  就是说,去年4月1日之前,缅甸合法的木材出口渠道是经迪拉瓦港出港,走海运出境。不过这名李姓木材商提到,即便那个时候,从缅北向东经中缅边境进入云南的原木运输渠道也比港口合法渠道兴旺得多,“你要让我说,9成以上的原木都直接去了昆明,一路打点过去,比通关方便多了”。

  针对这起事件,《环球时报》记者7日致电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外交部发言人洪磊7日在记者会上说,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目前中国驻缅使领馆正在核实了解情况,并将会同缅方妥善处理此事,维护好中缅边境地区的正常秩序,我们也希望并相信中国公民的合法正当权益将得到保护。缅甸驻华大使馆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刚从缅甸媒体上知道此事,并没有接到缅甸当局的领事通报。

  云南腾冲曲石镇另一名木商13日以颇具预见性的口气告诉记者,缅甸官方禁令一出,“我们就说了,关闭正规渠道,只会刺激边境非法运输”。

 

  那么,中国人在缅甸伐木非法吗?

  这么快就找到答案了?错!年初以来,缅政府军至少逮捕了150多名中国伐木者,其中有“买山”的老板有跑运输的司机有伐木劳工,他们的家庭目前发出声音的,个个喊冤。这冤情之深,也不得忽视。

  简单说吧,这些中国木材老板中的至少一部分人,组织团队赴缅开山之前,向缅甸政府或者是控制林区的缅政府军指挥官或者是克钦邦某权势人物付过山价,有时还签了合同。克钦独立军和缅政府军的势力在缅北林区犬牙交错,必然要两边打点。

  包了山头,砍了密林,想把木材运出去,还得交过路费。云南木商说,你知道克钦多黑吗?从萨尔温江边到中缅边境口岸不过150公里,都是那种特难走的土路,一车至少要你两三千,多则四五千!

  缅甸政府没承认收钱授权伐木,克钦独立组织倒是大方承认拿了过路费,但它还不满意呢,大头儿都让政府拿走了。这么一看,鹬蚌相争渔翁受罪,中国木商能不攥拳愤恨么。当然,这些木商都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从未听过缅甸政府的出口禁令,他们只信手里的通行证,他们也没说,原木的利润是很高的。

  中国伐木者是非法入境吗?

  别忽视一点,缅甸政府禁止原木出口,但可以加工成品出口。也就是说,如果中国人砍了木材是为本地加工,就无可厚非。但现在缅甸讲“非法伐木”,没说明是砍伐本身违法,运输出口违法,还是劳工身份违法。

  年初这波逮捕之后,管理克钦邦歪莫镇的缅甸移民机构曾称,一些中国人已经依移民法定罪,送往密支那监狱服刑。也就是说,缅甸政府更愿意以非法入境、非法工作这样的罪名给中国人定罪。

  好难啊,我们无从知道每名被捕劳工究竟拿着什么证件。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朱振明说,云南和缅甸边境线情况复杂,尤其是缅甸那侧,若是政府官方口岸手续可能较为正规,但小径浅滩多了去了,越境或简单找对岸的民族独立组织盖个戳,有没有合法性,也不好说。中国木材老板一听不乐意了,我们给工人办了出境证,在缅甸口岸也登记交钱了,“登记时怎么不说算偷渡,见钱就给进?”

  掐指一算,关在缅甸监狱里的中国劳工比老板多。木商包了山头,都是从中国带人带车带司机过去。“语言上方便,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比缅甸人勤奋听指挥多了,去艰险的深处林区,缅甸人都不愿意为工钱冒险。”

  被捕中国伐木者能救出来吗?

  《环球时报》了解的情况是,有关部门在努力。过去发生同类事件,一些被捕中国劳工就是这么被“努力”出去的。你认为这两年缅甸政府才动手打击伐木?非也。10年前,缅甸政府就曾一次性遣返400余名中国伐木劳工,他们大多来自云南边境市镇如腾冲、陇川、瑞丽等地,有些被判了12年刑期。

  这次伐木者家属照例骂有关部门,你不顾我们生死。一名在缅经营20多年的缅籍华商也说了实情,在缅北伐木的中国商人几乎从不向中方驻缅机构申报,也不在任何中缅商会注册,“出事了我们想帮,但搞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叫什么,来自哪,更不知道有无合法签证和工作许可,只能在有限线索指引下,一步步和缅方交涉”。

  他说,几年前他在缅甸曼德勒监狱见过在押的中国劳工,“如果中国老板愿意掏钱赎人,他们出去的就快,没人赎的就在里面待着,等缅甸政府遣返,有时要等半年甚至更久”。

  这么高风险,中国人还会去缅甸伐木吗?

  会吧,非洲掘金都可以,何况缅甸这么近。

  公允来看,缅甸仍是个积贫积弱的邻居,这几年磕磕绊绊走民主化道路,法治程度还较低。《环球时报》记者去年和缅甸外交部东亚局一名负责人聊天时,谈到中国规模之巨和缅甸社会的抵触情绪,他说,我们不能选择邻居,我们必须相处。中国也一样,我们不能选择邻居,我们必须和缅甸相处。

  回到伐木上,关键的是,未来合法轨道上的共赢局面能否成为现实?有希望。今天(14日),
中缅林业环保部门合作的“中缅林业治理项目”正式启动。之前,两方都为这个项目做了不少初期沟通和协调,有意愿通过一系列活动,包括联合执法打击非法木材贸易,建立中缅合作木材工业园区,鼓励中国林业企业赴缅开展负责任投资等,达到一个推动双边木材合法性认证对接,引入负责任的中国林业企业与当地企业合作,增加当地就业,最终实现当地经济、社会与环境多赢的局面。

  听上去很好,不是么?项目短期内一揽子解决所有问题当然不现实,为可持续的共同利益努力是个正确思路。

相关文章